jsdfdl手机站:值得大家信赖的手机软件游戏站! 推荐文章 | 最新文章 | 热点文章 | 软件排行 | 安卓软件 | IOS软件

关注网侠手机app

礼包、游戏、app应有尽有

  • 手机软件
  • 手软合集
  • 推荐专题
您的位置:首页 > 软件教程 > 好书推荐 > [穿越重生--重生异能] 重生之帝妃心计 娴常在胆子小你多照应着点(图文)

 

星期六陈晶又加班,张扬上午送女儿去少儿英语班,下午去跆拳道班,再穷不能穷教育,这两个学习班是陈晶精挑细选出来的,花费适中又有用处,英语的好处自不用说,现在重点小学幼升小都还要英语面试呢,孩子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至于跆拳道,陈晶说女儿张欣怡性子软,早早学了以后不受欺负,再说额外开销少,报名还送道服呢,幼儿园有小孩学冰球的,不说训练费,一身装备没上万块打不住,小孩子长得快,新买的装备没年把半年的就小了,又得换。陈晶还说:要不是张扬失业,家里不宽裕,还要再学钢琴呢,女孩子学钢琴能培养高贵气质,而且据说五六岁是开始学琴的最佳时间,张欣怡眼看就要错过了。

下午下了场不大不小的雨,天气变得凉爽起来,张扬在道馆里看女儿跟一帮年龄大小不一的孩子嘿嘿哈哈做着歪扭七八的踢腿冲拳,他大学里学过几天散打,知道柔韧性和力量对技击学习的重要性,觉得女儿还太小,上课也就是瞎玩,不下苦功夫把筋拉开,动作做准确,学不到东西的,可碍不住陈晶觉得有用,女儿也喜欢,说教练说下次考级过了就可以升黄带了呢,班里有小朋友都是绿带了,张扬想,只要你爸我钱一直花下去,要啥颜色带子教练都会给。

跆拳道道馆所在的楼里除了各类培训班外,还开了家室内游乐场,女儿上完课吵着要玩,玩一次要100元,张扬觉得不值,劝女儿说你不玩这个咱们省了钱我带你去超市买玩具,到了超市,买了些食品杂物后,女儿又看上了一个毛绒独角兽玩具,张扬搜了下淘宝,价钱只要三分之一不到,再劝女儿上淘宝买,女儿却怎么也不相信了,小声抽泣起来,张扬解释,说爸爸现在不上班,没有钱,等爸爸挣了钱,给你买个更大的,能骑上去的,女儿想了想,说爸爸我不要了,咱们回家吧,可能回到家我就忘了这个玩具了。

带女儿回家,炒菜做饭,陈晶下班回来,不停抱怨工作累,吃了饭就早早上床了,却也睡不着,躺着玩手机,张扬把女儿哄睡了,又和刘前进韩胜聊了会谁做公司法人代表的事,他们都推选张扬,张扬也就没推辞,这事儿最早是他和刘前进发起的,刘前进常住国外,韩胜是半道加入,法人代表也就只能他来做了,至于风险问题,都是好朋友,断不会坑他的,把这结果告诉陈晶后,她也挺高兴的,开玩笑说以后你也是个总裁、CEO什么的了,可不能对不起我们娘俩。

这时已经晚上十一点了,张扬正在卫生间洗漱,忽然接到李凯的电话,神秘兮兮的问有空吗,要他出来一趟,张扬奇道:“你不是中午同学聚会完就回江北的吗?还没走?都睡觉时间了,有啥急事?”李凯来上海他是知道的,只不过白天陈晶上班,他带孩子也没时间相聚。

电话里李凯开始不容置疑的催促:“快来快来,见面给你讲,有事和你商量,我就离你家不远,现在发定位给你。”

张扬回到卧室,小心的向还在刷微信、看头条的陈晶请假,陈晶从床上半坐起来,疑道:“李凯半夜里找你干嘛?不会是要借钱吧?”

“不会,依我们关系他要借钱直接就说了,用不着专门大半夜跑过来。”张扬接着解释:“发来的定位不是派出所,应该也不是嫖娼被抓要我去赎人,肯定是有什么急事。”

“你去就去,少花钱,早点回来,还有,他要是问你借钱可千万别答应。”陈晶现在心情好,轻易的就允许了张扬出去。

“知道啦,我也得有钱能借才行。”

李凯的定位是家烧烤店,张扬知道却没去过,他不打车,把停在小区门口的几辆OFO试了试,先看链条,再试车闸,找了辆车况尚好的,当初贪OFO押金便宜,没用摩拜,现在小黄车质量江河日下,不过押金也退不出来,将就用吧。

接近午夜的城市依旧灯光璀璨,烧烤店可以营业到凌晨两点,现在位子只坐了半满,李凯已经点了一桌子的肉串板筋、羊腰羊球、青椒茄子烤韭菜,正对嘴吹一瓶青岛纯生,张扬坐下,李凯从边上拎出瓶啤酒,开了送到他面前。说:“这地方不错吧,我大众点评找的,有几分江北味道。”

看李凯眉飞色舞的样子,不像是有什么急,兴奋的脸庞洋溢着微红,一看就是喝了不少酒。

“你同学聚会怎么样?从中午喝到晚上?”张扬把啤酒倒到一次性杯子里,问道。

李凯深沉的叹了口气,眼光透过烧烤店的玻璃落地窗投向夜空,开始从大学时代和沈馨妍讲起,对沈馨妍张扬印象满深的,李凯曾带着与他和刘前进一起吃饭游玩过,很清爽漂亮的一个小姑娘,后来不知怎么就散了,据说出国留学去了。

“怎么着,再续前缘了?”张扬颇有兴趣。

李凯仰头咕咚咕咚灌酒,放下酒瓶说:“差点,几乎,快了。”

今天中午聚会后,沈馨妍拒绝了其他同学的开车相送,要散步回下榻的香格里拉大酒店,李凯顺势被推做护花使者,两人就那么开始边走边聊。

李凯主动解释,当年的分手是他故意逃避,在父母催逼下回到江北后,感觉与沈馨妍再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自惭形愧,便断了联系。

沈馨妍没有太计较往事,只是淡淡说,年轻时候所谓的爱情也就那么回事,就算李凯没那么做,她出了国,分手也是早晚的事,只是当时有过一段难熬日子。

“但我也总不能放着美国不去,抛开一切跟你回江北,再说,你也没邀请过我。”她又说。

两人沉默着,直到天空飘下的雨滴打上额头。

下午那场雨适时的打破沉默,李凯在地铁站门口砍价以五块钱买到最后一把伞,两人共撑着在秋雨里漫步,彷佛重回十几年前的旧时光。

雨慢慢大起来,出租车也打不到,他们便没有继续往酒店走,沈馨妍轻车熟路的带李凯进了环球金融中心92楼的柏悦酒店西式酒吧。

下午的酒吧人很少,两人静静的坐在窗边,看着雨中的上海中心,诉说起彼此这些年的生活。

在美国的大学里,沈馨妍也交过两个男朋友,但没多久就分手了,毕业后嫁了个有身份的台湾商人,拿了绿卡,再后来,离了婚,没有孩子,一个人在异国打拼,积下了一份尚算丰裕的家业。

李凯也讲了他这些年的经历,工作,老婆,孩子,江北的一方小小天地。

沈馨妍的轻言细语带有一种魔力,而循循诱导,同时表现出兴趣盎然的讲话技巧迅速消除了两人生活状态之间的差异之感。

李凯发觉潜意识里的另一个自我觉醒了,这个自我在十三年前回江北后就蛰伏起来,李凯一度以为他死了,他却没有,反而在这些年里不断汲取营养,潜滋暗长,今天忽地跳出来,登堂入室,侃侃而谈。

李凯同时感觉那个深藏的自我和几乎所有沈馨妍对生活的感悟、对事物的看法都和合拍,恰如大学时代那般,如今他俩各自经历了生活的风雨,许多想法都已和当初翻天覆地,然而隔了十数年,相距几万里的两个人又重新产生更胜从前的默契,不能不说是缘分。

晚饭也是沈馨妍找的地方,挨着黄浦江,雨早就停了,天边难得的出现了晚霞,饭后李凯抢着结账却发现沈馨妍已经付过了,两人又到江边坐了一会,最后,陪沈馨妍走回酒店的路上,她接到一个电话,美国那边出了点状况,需要马上处理,要找资料发邮件打电话什么的,李凯陪她走到酒店大堂里,她抱歉说今天有事就不请李凯回房坐坐了,但约了明天继续会面,一起逛逛上海滩。目送沈馨妍上了电梯后,李凯步出酒店,心潮难平,急着想找人宣泄心中的汹涌澎湃,便往张扬这边来了。

听完李凯的讲述,张扬半天才说:“李凯,王珏和李维骏可还在家等你。”

李凯歪着头看张扬:“问个蠢问题,你相信爱情吗?”不等张扬回答,他自顾的说:“我经常做一个梦,梦里有个和我心念相通、情投意合的女人,记不清脸,很少重样,是某个认识或不认识的人,真的那种相爱的感觉,美妙的没法形容,你的心象融化了一样,都说爱情是人脑分泌的某种激素,而每次醒来我觉得除了梦里,我再不会分泌这种激素了。”

“这次和沈馨妍在一起,我脑子里的激素又分泌了。”

“我和王珏其实没太多感情基础,亲戚介绍的,觉得家庭背景不错,对我有帮助,再加上家里很满意,给了一些压力,也就那么把婚结了,结婚后就这么着过日子,说不上什么好和不好,我以为和任何人结婚结果都会变成这样,直到这次遇到沈馨妍。”

“她真的不一样了,跟她在一起,我觉得我能变得更勇敢更强,发挥出百分之三百的潜力。”

“你有没有觉得我这些年越来越俗气、市侩?在江北那个环境和家庭,我能发挥出百分之四十能力就不错了,呆的时间越长,退化的越厉害。”

“还记得咱们高中时谈到的未来吗?你想离开江北,到大城市发展,现在你实现了,而我和刘前进都远远偏离了当初的设想,只不过方向正相反,他想读师范回江北做老师,结果去美国读了博士,我想去美国,想做企业家,想周游世界,却滚回江北做了公务员。”

李凯点着一根烟,张扬指着墙上的牌子,“室内禁烟”,李凯不在乎的指了指旁边几桌,几乎每桌都有人在吞云吐雾,

“当初我要不回江北,来上海,或者留在近江,现在起码也是个董秘了,不济也得是个分析师什么的,要是和沈馨妍一起去美国留学,”李凯眯起眼睛来,在香烟的云雾中憧憬:“也可能在华尔街一年几百万美元了呢。”

“你就吹吧,”张扬头也不抬的啃着竹签上的板筋说:“你现在就挺好的,马上处级干部了,江北多少人梦寐以求能走到这一步。”

李凯轻蔑地笑道:“现在江北好的招商项目,一半都有我的功劳,我可不是光靠老岳头,是凭能力升上来的,而南泰县那个弱智,搞个招商,都能被骗子骗好几次,凭什么和我争?我觉得我的能力不止如此,外面的世界真的很大,每个人都在用尽全力向前冲,副处算什么,我一个学长,读了博士,出来就是副处,现在在中央部委,我这一辈子可能混到头也就是人家一个起点,再说,我觉得也许我更适应一种生活,不是现在这样在牢笼里跳舞,和些南泰小吏斗智斗勇,舞台就只江北这一亩三分地,那只会拉低我的智商,我不能继续再过这种生活了,今年我都三十五岁了,如果有大机会也是最后一次了。”

“只要沈馨妍点头,我愿意抛开一切跟她走,哪怕刀山火海,也一往无前!”

“完了,完了,你这是老房子失了火,无可救药了。”张扬感叹道:“我觉得你这人心比天高,却总落不到实处,遇到压力就退缩,你想出国留学,家里人一逼你就回江北做公务员了;你要追求爱情,却闷不吭声的断了和沈馨妍的联系,娶了王珏;你天天叫着怀才不遇,也永远离不开江北那个习惯了的小圈子。这一次,你也就是叫叫,过几天就冷静了,还是忘了沈馨妍,老老实实的回家陪老婆孩子吧。”

这些是您想要的吗

软件特权

相关文章

网友评论

软件字母导航 :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I - J - K - L - M - N - O - P - Q - R - S - T - U - V - W - X - Y - Z